[首页] >> [林居传统]

浸于身内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Immersed in the Breath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 文版权所有 ゥ 2006  坦尼沙罗比丘。免费发行。 本文允许在任何媒体再版、重排、重印、印发。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与分发以对公众免费与无限制的形式进行译文与转载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译版权所有 ゥ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条件如上。转载时请包括本站连接,并登载本版权声明。


     有些人以为佛陀描述五蕴时,他是在描述我们是什么,然而,那与他的话恰恰相反。他是说,我们不是它。不过,心的确认同这些东西覧有时认同的 是身体,有时是感受、辨识、思维造作,有时是感官意识[色受想行识],有时是不同的组合,有时 是上面说的全部。如果可以给心的自我感拍一部电影,它的样子会是漂泊不定、擅变无常,就像水中的倒影覧滑到这里、滑到那里,认同这个、认同 那个,时时刻刻都在变形。在这样一刻不停地改换位置的过程中,心耗费了大量的能量。我们禅定时需要试著做的,是令它待在一个地方不动。只要你 还有一个自我感,就把它沉浸在身内,保持它的坚固覧如磐石般坚固。

     出入息念,就是浸于身内的一种方式。巴利语是 kāyagatāsati覧 念浸住于身内[身念住]。浸住这个素质是十分重要的。你要尽可能地填满全身、占据身体、遍居全 身。

     现在,你的观察者在哪里? 对我们许多人来说,它就像一只栖息在肩膀上的怪鸟,透过我们的双眼在注视。它看身体,是把它当成某件分立的东西来看的。不过,禅定时,我们是在尝试脱离与 那个观察者的认同; 我们要做一个占满全身的观察者。你的脚占满你的脚,你的手占满你的手。你的整个自我感占满整个身体。

     这就把你放到了一个有力的位置,因为如果你在身内留下大片尚未占据的区域,其它东西将会占据它覧各种思维、各种杂染。不过,如果你的觉知占 据了你的全身,其它东西就不那么容易进来了。圣典里的比喻形象是一扇硬木门: 朝那扇门扔过去一个线团,根本不会留下一点凹痕。哪怕其它事物的确进来,在心里制造出一个印象,你也会知道它,你也会看见它,因为你就在那里。你没有跑到 身体的另一个角落,去看别的东西。

     因此,随著你专注气,要试著克服你在头部某个位置看身内其它地方的气这个观念。你要占据全身,沐浴于整个气中。气和身应该包围著你的所在感。 接下来,你要维持这样定在身内的那股感觉,随著你的入息,随著你的出息,把你的觉知填满全身。

     为什么? 首先,这股填满全身的感觉,帮助你住于当下。当心跑去思考过去、未来时,它必须缩小它的觉知感,缩小它的自我感,变成小到一个点,才能溜到过去,溜到未 来。换句话说,你攀附到体内你用来作为思考过去或未来的立足点的那个部位,与此同时,其它部位却被湮没了。不过,如果你用觉知把身体填满,并 且能够维持那个遍觉知,就不可能闪入过去未来了,除非你想去。因此,这是把你自己钉在当下的一种方式。你的内在之手给钉到你的身体之手,你的 内在之脚给钉到你的身体之脚。你就不能动了。

     把气想象成进入全身。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参与呼吸过程,而你就坐在其中。这样就给你这个正在观察的自我,赋予了更大的坚固性,以至当诸种想法 进入心里时,你不会给它们撞得失去平衡。你有一个牢固的基地。巴利文禅定对象一词, ārammaṇa [所缘],它的严格[字面]意 义是支撑,意思是,你的心牢牢定立在某件事物上。这里你是定立在身内。这就是你的位置。这就是你确立定姿的地方。当你的定姿牢固时,没有 人能把你踢倒或击倒。

     这就好比在纽约市乘地铁。车厢在那里前后、上下、四周摇晃。如果你的立姿正确覧你在车厢加速、减速、或者左右摇晃时不会跌到覧那么无论发 生什么,你都能维持平衡。不过,生命的多变远甚于地铁的摇晃。周围发生的事件覧色、香、味、触、人们做的事、人们说的话: 它们撞击你的心,可能会暴力得多、猛烈得多,远远超过地铁车厢的摇摆和急刹的力量。因此心需要一个极其牢固的定姿。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修练为心提供这个支撑,不仅在坐禅的这段时间内,而且终日不失。有些人抱怨说,要自己既关注日常事件,同时又关注气,太难 了。当然,如果你是坐在后脑勺里,既要观身内的气,又要看外面的事物,的确是额外的负担: 任何同一时刻你要看的东西不止一件,而是两件。不过,如果你把自己想象成浸住在身内,遍居于全身,就把自己放到了一个不同的位置。你定立在气中,定立在一 个坚固的位置上、一个有力的位置上。你从那个位置出发看外面,就不是作额外的事了,你只是处在一个维持定姿的更佳位置上。如果你的自我感,是 住在体内某个小小的部位,外面的事物带着强力冲进来覧某人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惹到了你覧你很容易被撞得失去平衡,因为你的定姿不牢固。 心太习惯于从一个位置闪到另一个位置,它极其容易被撞翻。不过,如果你立定,把觉知填满全身覧这就是你的定姿,这就是你的支撑覧那么无论 来的是什么,你都可以保持平衡。

     因此,试著维持这股住于身内之感、浴于气中之感、被气全面包围之感,不仅在这段坐禅时间里,而且随著你度过整日。试著维持这个遍浸身内、遍觉 知、遍念住、遍警醒的素质。一旦你能够在不同场合下维持这个定姿,接下来就可以开始观察你在这里造作起来的自我感了。如果你的自我感闪来闪去 覧先是[认同]某一感受、然后是某个辨识、然后回到感受、接着是辨识连同和感受,就像闪动在 水面上的那些古怪的阿米巴变形虫一样的形影覧那么这个自我是什么? 为什么心需要一个自我感?的问题,是很难观察、很难弄明白的。不过,随著你维持这个遍居身内、浸于身内、周遭被气包围的单一的自我感,你就有足够长的时 间观察它: 这是由什么构成的? 这个形色是什么? 感受在哪里? 辨识在哪里? 思维构造在哪里? 意识在哪里? 它都在这里,相对寂止,足以让你真正地观察它。

     有一股念浸于身内之感、我浸于身内之感,是有许多好处的,最终你要把那个自我感拆解开来,不过现在这个时候,要学会利用它,使你不被世间 各种风潮撞倒。也不被外流的各种心流撞倒。经典中谈到以身为岛屿、以身为依止时,就是这个意思: 河水奔流而过,岛屿坚固不动,因为它的根基深厚,它由磐石构成,一如曼哈顿岛; 它不是一块沙洲。你已经把觉知深深地扎根在你的双手、你的双脚、你的身体的各个部位,而不是单单住在你的头部,不会从这里到那里乱闪。你就有了一个填满当 下的扩大的觉知。

     这就把你放在一个有力的位置,你要尽可能长久地维持它。它助你抵挡各种来自外在、内在的激流,它也让你以高得多的清晰度看见你的自我感,领悟 它是什么覧看见即使在这个有力的位置,哪里还存在苦,哪里还存在张力、不确定、无常。不过,首先你要尽量地做到使它恒常。你怎么能相信佛陀 的无常教导,除非你已经在自己的觉知中找到了某种恒常? 你要力推极限。只有你真正力推极限时,才能真正懂得事情在哪里开始反推。佛陀传法时,并非是只要人们信他的话。他说,在你的内心对它们作反推、作检验。

     因此,无常、苦、非我: 怎么检验它们? 是藉著在身内造就出一股恒稳的安适感,因为这个觉知必须放松下来,才能够持久。你可以认同它,遍居其中。只有这样,你才能够反推极限,才能看见即使在这样 的心态之下,无常、苦 、非我的原则将会在哪里反推回来。

    不过,首先要修练它。记得,这是一门技能: 采取这个定姿、维持这个定姿、定在身内,然而要带著一种扩展的安适感而定,使它不至压抑。练习把你的觉知填满身体,以至于达到如果对你的自我感照一张相, 它就会如同圣典中的比喻形象: 一个从头到脚被一块白布整个包裹的人。或者,如同阿姜李的那个汽灯比喻覧它的每根灯芯都浸浴在明亮、色白、不动的火焰之中。试著用这股放松然而平稳的觉 知,饱和你的身体,看看作为果报 ,将会发生什么。
(根据2004年9月19日开示录音整理,本文来自坦尼沙罗尊者开示集《禅定覧第三集》)


最近訂正 11-27-2010